肥噜噜的云南

来源:香格里拉网 作者:陈俊明 发布时间:2019-12-12 09:37:00

       (接上期) 唐武德年间,公元621年设羁糜地,称神州。

       吐蕃赞普南下得之,奉为宝,于斯地设拉普茹,即神川都督府,节制现分属云南、西藏、四川毗邻地区大片山河,历近二百年,塔城关隘,铁桥初见,重兵云集,威风八面。

       南诏异牟寻,谋勇兼具,明联吐蕃,暗通盛唐,公元794年,贞元十年,得胜铁桥,掳吐蕃五王、破十六城、缴五十六份告身、戮万余人。为绝后患,斩断铁桥,迁十万众往南诏各地,一时天下三分。

       太祖匡胤,君临中原,一日兴起,挥玉斧裂此为化外之地,终宋一朝,复归羁糜自治。

       大元忽兴,汗忽必烈,将兀良合台,借藏区地,革囊渡江,取大理国,终灭南宋于崖山。知斯处乃兵家重地,公元1277年,于罗裒间设临西治所,节制三江广大区域,罗裒乃喇普同音之不同记载传承耳。

       元明两朝,纳西木氏土司兴盛,起兵北征,临西罗裒间自是其兵马重镇,极盛时,木氏被王朝尊为西南藩篱,荣耀无双。

       大清亡明,吴三桂南封为王,做大云贵,康熙削藩,兵戈相见,吴三桂为避后院起火,送临西罗裒间给蒙古势力,吴三桂兵败,临西亦毁于战乱。

       雍正五年,复设维西,选址于宝华山,罗裒间方失雄据千年三江并流区域中心位置。不知何时罗裒间重新记载传承为腊普,终清朝、民国、至新中国腊普人民公社、塔城。

       原临西治所罗裒间地,历经战乱、撤销、匪患、火灾,渐渐销声匿迹,徒留一遗说称衙门落及哈达之村名,哈达一说为藏语卡达之变,意为王居之所;一说来源纳西,有粮仓、金骡之意;无论如何,皆属富贵圆满之地。

       一段千年历史,大河上下,中华各民族竞相登台演绎,金戈铁马,荡气回肠。斯地殊胜,成就汉、藏、白、彝、蒙古、纳西、满各民族英雄伟烈丰功、青史留名,更成就各族百姓知晓和谐相处之道。通婚睦邻,彼此尊重,说纳西话、行藏家礼、唱傈僳歌,纳西小院、藏家神龛、傈僳风情。各民族皆可寻得内心安宁与共鸣。塔城镇哈达村,五十余户人家,十余种姓,王、木、段、和、陈、万、李、舒、余、苏、张、古、肖皆有之,出门称兄弟,彼此皆亲戚,蔚为奇观。

       村中遗留衙门遗址、藏传佛教寺庙遗址、东巴祭天圣地遗迹、关圣庙、三清观遗存,现今村民,多已不知,然文化宗教和睦基因已镌刻于心。村是佛地,藏传佛教止贡噶举法王曾诞于此,活佛轶事,口口相传。

       此地风景绝美,气候宜人,背靠高山,人称灵鹫。远处观之,一头两翼,神似灵鹫欲飞,大鹏初展。山谷郁郁葱葱,奇木共生,良禽众多,择木而居。

       以上仅属于现今云南迪庆塔城镇的文明和民族融合历史。该乡镇地处三江并流腹地,以其为圆心向四周扩展几百公里,就是中国大香格里拉区域,佛教南传北传各派皆有之,基督教、天主教堂亦在其中犬牙交错和睦并存,有孔庙、关圣殿、三清观若干祖师爷可以祭拜,云南各民族原始崇拜如东巴、毕摩、尼扒等依然能做到鲜活的传承。

       傣族虽然在中国只有120多万人,但在南亚、东南亚分布近2000万人,从阿萨姆邦到缅甸老挝泰国,语言通,习性同。再若傈僳族,中国云南境内虽然只有60余万,但在东南亚、南亚都有更多族群聚居,其它若佤族、壮族、哈尼族、苗族都有类似共通之处,为中华文明由青藏高原向云贵高原融合并进,再向更低海拔的流域冲积平原友好融合,奠定了非常坚实的族群基础。

       在云南这片土地上,尊重不同的文明、不同的宗教、不同的族群,敬畏大自然,和大自然相互依存,众多的民族彼此相依,凡此种种,早已为中国和世界提供了一个肥噜噜的民族团结典范。

       三,云南有一条肥噜噜的神秘线,关键时刻,会左右着中国各民族的兴衰强弱。云南,常成为改变中国命运的关键。

       滋养中国的长江上段叫金沙江,它最美最肥的地段就在云南。沿着金沙江有一条神秘的线路,以跨过金沙江为标志,1400年来,无论南下还是北上,宿命般左右着中华各民族的成败和兴衰。本文第二章已将清朝以前的做了全面梳理,就几个特殊实例再作强调说明。

       公元7世纪下半叶,强盛的吐蕃南下,在金沙江冶炼并建造世界上第一座铁桥神川铁桥,通过金沙江,迅速控制大片云南区域,拉普茹(神川都督府)接管三江流域上下十六城,成就最强盛的吐蕃王国近二百年。

       蒙古人和南宋交战,在襄阳多年不克,索性借道藏地南下,凭革囊渡过金沙江,克大理国,一路披靡,终于崖山灭南宋,建立举世无双的辽阔大元帝国。

       南诏、木天王、吴三桂都在该区域统治经营,结果都有各自宿命。

       迄今最近的一次神秘线奇迹属于红军。

       1936年,中国工农红军在此区域,坐船渡过金沙江,爬雪山、过草地,沿神秘线走了一趟,到达陕北,成就伟大的长征,进而建立了新中国。

       同样是云南,在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关口,云南的态度十分关键。辛亥革命时蔡锷在云南首倡独立,粉碎了袁世凯的称帝梦想。二次世界大战爆发,若中国无云南,怕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      二十万云南民工筑就的滇缅公路,为中国的抗战托起了一条生死运输线。怒江天险惠通桥的惊天一爆,把日本人彻底阻断在另一岸。公路阻断,成千上万的云南民工,迅速修起驼峰航线需要的巫家坝等若干机场,数以万计的云南马帮,沿着茶马古道,驮回了抗战胜利的一驮驮希望。

       现如今,湖南人、山西人、两广人在云南叱咤风云,江浙人、四川人、重庆人在云南如鱼得水,东北人、北京人、山东人在云南意气风发,福建人、台湾人在云南爱拼就会赢……

       东南亚人、南亚人、欧洲人、美国人、日本人、韩国人都喜欢云南,可能会懒洋洋地晃在昆明、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、腾冲、西双版纳……

       可能会在普达措、可能会在泸沽湖、可能会在抚滇池、洱海、仙湖畔,还可能会在梅里雪山、哈巴雪山、玉龙雪山、轿子雪山看水、望山、观天、发呆……

       总而言之,我觉得,全世界有灵魂的人,在云南都能找到合适的栖身之地。

       四、肥噜噜的云南造就了一群怎样的云南人?

       云南人是包容而宽厚的,云南人是家乡宝,云南人在政治上没有咄咄逼人的进取心,云南人喜欢和自然融为一体率性而活,云南人在经济上不会拼命去钻营然后去争取唾手可得的利益。这一切性格特质,云南人自嘲:憨戳戳、怂稀稀、疲扯扯、懒洋洋、傻呵呵、大拽拽……都没有错。

       云南人是有点傻,坐拥最好地缘位置,却与机遇一再擦肩而过。军区选址,昆明不敌成都,东盟永久博览会址又错过,进藏铁路线路与临近省份比也是一输再输。

       国家早已确定,云南是中国面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辐射中心,但云南人不急,眼看着广东人、福建人、江浙人、四川人在东南亚和南亚风生水起,就连东北人都大老远跑来安营扎寨,云南人还是慢悠悠地闲庭信步。

       云南人是有点惨,将近5000万人口,26个民族,改革开放40多年,影响全国的风云人物稀缺。

       然而,曾记否?云南人曾经用肥噜噜的包容和宽厚心,收留过危难时节的中国精英人群。腾冲的“大救驾”温暖过皇上饥饿的肚皮、昆明的“小锅米线”滋润过落难状元冰冷的心、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在云南拥有的也是浪漫的回忆,而西南联大在昆明和蒙自的课堂培养出的是这个国家的百年大师们。

       过去一千多年的云南,活动着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各民族大英雄,建毁铁桥、唐标铁柱、宋挥玉斧、元跨革囊,费尽移山心力,成就了丰功伟绩。

       过去100多年的云南,辛亥革命后风云际会,还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人物,李根源、龙云、唐继尧、卢汉、艾思齐等等,外加西南联大的璀璨群星,一起撑起了云南人文的灿烂天空。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就在过去的40年,云南和四川、重庆、广西拉开了距离,而身边的贵州兄弟,日鼓鼓地走南闯北、日鼓鼓地奋勇争先、日鼓鼓地建高速路、日鼓鼓地玩大数据,无论人的观念还是实际的玩法,都已经领先云南。现在,王志纲先生含蓄地说出迎来了云贵高原属于贵州的下半场,没有说云南人的一个不字,但是,肥噜噜的云南,我们还是需要一些关于“不”的思考。

       无论怎么说,我不相信,宽厚而包容的云南人、恋家的云南人、傻呵呵的云南人、率性而活的云南人,会真正失掉发展中的下半场,因为,我们有肥噜噜的云南。

       被皇帝打屁股又发配到云南的明朝状元杨慎,愤笔书就的一首词《临江仙》道出了生活的本来面目,也做到了在500年后的大红大紫:

       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

       是非成败转成空。

       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       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

       一壶浊酒喜相逢。

       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       我想,肥噜噜的云南,加上宽厚包容率性而为有点傻呵呵的云南人,可把一切看淡,我在想,云南应该与贵州一样继续拥有下半场的机会。所有失去的,也许会以另外一种更好的方式归来。

责任编辑:安永鸿
香格里拉网——世界的香格里拉